伊人在线大香蕉 152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富豪们的淫蕩俱乐部 [2/2]

富豪们的淫蕩俱乐部 [2/2]


  在这座新式大楼的顶层聚集了城中四位巨富。年前传出有人出几位数的值码
把这地王地带的新大楼整层买下,就是这四人所为。对他们而言金钱只是数字游
戏,账目上的符号,没有任何意义。为了要在他们平淡的生活里找寻不寻常的刺
激,张万隆提出了俱乐部的建议。他们把这里装修得美伦美焕,一切摆设,器皿
都是金碧辉煌,金雕玉琢。目的只是为了挥霍他们花不完的钱。

  里面的四个男人习惯在行欢前,先聚座一起聊天谈女人。十来坪大的客厅被
十几个女人和四个男人挤满了。大家坐在圆型沙发上聊天。静宜数了一下,四个
男人总共带来了十二个女人,有个光头老头带最多:四个;一个肚子比啤酒桶还
大的带两个;另外一个都带三个,张万隆也带了三个:静宜,沅秀和陈明翠。

  打从刚才吃饭开始,静宜就感到十二分的不自在。菜色虽是顶好,燕窝、鱼
翅是少不了,但静宜觉得她在当中好像只是一个物件,张万隆的玩具。静宜本以
为今晚的工作只是陪张万隆上床而已,就算是多难为情或难堪也只是一下子,闭
上眼睛就完了。看到现在的情况,她知道她所想的大错特错。

  那个光头老翁林老说:「张董,今晚数你带来的小姐最标緻,为甚么漂亮小
姐都只到你银行去,不来我公司?哈……哈……哈……」
  张万隆说:「我的又怎及得上林老的四美呢?」

  旁边的黄董插嘴:「张兄你不用客气了,你今天身边的两位小姐真的不错,
我下次也要请你的陈小姐到我那去帮我挑。」然后问静宜和沅秀:「你们还是处
女吗?」

  静宜和沅秀愣住了,没想到竟然有人会问这么下贱的问题。张万隆指指沅秀
说:「这个今天下午还是,刚刚从我办公室出来就已经不是。这个呢……」再指
指静宜:「现在还是处女,但再过几个小时后也不是啦。嘻……嘻……」

  静宜听了这是情何以堪,自出生以来父母对她都疼爱有加,诃护备至,长大
后遇到的男人,每个都对她千依百顺,像小公主般。现在众人面前,她的贞节被
拿来当话题,说成一文不值。但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她哪敢说一句话,只能涨
红着脸,低下头的去默默承受这些侮辱。

  张万隆又对静宜说:「既然林老喜欢你,你去他那边一下。」静宜当然不愿
意,但不敢不从,只好走到林老前面。

  林老把静宜抱在腿上,马上伸手隔着衣服去捏静宜的胸脯。静宜看到林老布
满班点的皮肤,皱皱的手掌在自己的胸脯上游走,如果不是有了刚才已在张万隆
办公窒里的经历,可能马上就会哭出来。随即林老皱皱的手又摸到她的腿和屁股
上,只差三角地带没有去。

  林老摸了一下说:「张兄,你这个庄小姐很好,身材好、长很又美。既然庄
小姐你还没要过,那我们来交换如何?我这个四个随你挑。」

  他们四个之间经常都交换女伴玩,前题只是不能被其中一人先要过,以他们
的身份地位,犯不着当表兄弟。

  林老的四个都是绝色佳丽,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更添娇媚,婀娜多姿。但张
万隆刚才隐约的看到静宜半裸的身体,水滴吊钟型的胸脯他尤其喜欢,不捨得放
弃静宜,便对林老说:「林老,这个小弟真不好意思,刚才我答应了静宜今晚要
让她好好侍候我,所以很抱歉。」

  林老听了只好作罢,把静宜放下然后传给旁边的黄董。黄董一样把静宜搁在
腿上,对她上下其手,说:「张兄真的很有眼光,庄小姐的奶子手感很好。张兄
等下千万不要捏太大力。哈……哈……」

  说着就在静宜胸脯上大力的捏一把,把她捏得「啊」一声叫出来。众人听见
又淫笑一番。

  最后黄董把静宜传给不说话的梁董,梁董摸完了淫笑的说:「如果庄小姐今
晚是我的,我起码可以来四次。」

  不说还好,说了又吊起林老的胃口,林老提议:「这样吧张兄,你今晚把庄
小姐让给我,我用两个跟你换,她们也全都是完壁处女,如何?」

  静宜看到面前这个邋遢老头,实在不想再多看一眼,更不要说要给他做。回
过头用哀求的眼光望张万隆,希望他不要答应。张万隆看到林老身边那四貌美如
花的少女也十分心动,但还是觉得静宜比她们拥有一份难得的高贵气质,不过不
想得罪林老,所以犹豫不决:「林老,这个……」

  静宜以为张万隆要答应,马上急起来,轻声的说:「总裁请你不要……我今
晚想侍候你。」

  张万隆听不太清楚,说:「甚么?」
  静宜再蚊子般细声说一遍:「总裁,今晚我想给你做,请你不要换我。」
  黄董笑说:「既然人家庄小姐说今晚要给张兄,林老你也不要勉强人家吧,
哈……哈……」

  张万隆觉得很有面子,一个像静宜这漂亮的女孩当众说要他干她,只是害怕
不知有没有得罪林老。

  一个服务员进来跟林老说:「林老,刚才电话给你说,原本今晚要来表演的
小姐突然间说不来了。」

  林老听了大怒,今晚是轮到他安排表演的小姐,突然说不来让他很没面子。
  张万隆安慰说:「不要紧,反正大家都有小姐陪。」

  很少说话的梁董讽刺的说:「没有表演这干吗?我回别墅不能玩吗?」
  林老听了更是火大,黄董就说:「张兄,既然沅秀小姐你已经要过了,不如
今晚就请她客串表演啊。」

  林老想报刚才的耻辱,说:「对啊,张兄,沅秀小跟庄小姐一样好,她去表
演一定会让我们大伙每人都多来两次,嗤……嗤……」
  张万隆眼看大势已定,虽然不捨得放弃沅秀,但怕再次得罪林老,还是叫她
照办了。

  沅秀担心的说:「总裁,是甚么表演?我甚么都不会。」
  张万隆说:「你甚么都不用会,有人会叫你的,你听话照做就好了。」

***********************************

  当下众人便各自进入他们自己在「俱乐部」的房间。这里总共有四个房间,
呈圆型的分布,各自的房间都是根据自己的品味来布置。静宜被带到张万隆的房
间,陈明翠也有跟着进来。静宜对陈明翠的存在感到十分彆扭,尴尬等下跟张万
隆做爱的情况要被陈明翠看到。

  张万隆的房间布置得大方整齐,里面有个浴室和一个大的按摩池。其他如沙
发、床、电视等应有尽有,高贵典雅,但并不十分富丽堂煌。几十坪大的房间在
如此简单的布置下显得有点空旷,也令静宜不其然的紧张起来。

  张万隆跟静宜在沙发上坐下,搂着庄静宜的柳腰。
  「庄静宜,从你一进公司我就在留意你了。」张万隆说。

  「是吗?总裁先生。」静宜颤抖的问道
  「当然,好像你这么个美人儿也真难得。」然后伸手进去庄静宜衬衣的开口
抚摸她的乳杯。在乳罩承托下,静宜的乳房显得更加坚挺,线条也更迷人。不一
会,张万隆叫静宜站到他面前说:「自己把衣服脱掉。」

  静宜只好羞答答,慢慢的在张万隆和陈明翠面前宽衣解带,首先把衬衫和胸
罩脱掉,再次把两颗吊钟型的乳房展示给张万隆看。两颗乳房真是坚挺结实,昂
首在张万隆面前傲然站立。张万隆不等静宜把短裙脱掉,忍不住就去捏她两颗奶
球,因为静宜奶子长得又很像球型,张万隆双手很容易就把大部份的乳房捏在掌
中,任意搓揉,看着她们在他的手掌中改变成千百种不同的形状。

  静宜双乳被张万隆无情的捏,觉得胸间很涨,很难受,开始呻吟:「啊……
啊……」也忘了要继续脱衣服。陈明翠自然的拉下张万隆的裤链,掏出张万隆发
烫及硬绷的阳具,一口一口的吮着。原来陈明翠不单是张万隆在公司找寻猎物的
帮手,也是他的心爱玩物。经过多年张万隆仍是把陈明翠留在身边,最主要还是
她深懂侍候男人之道。张万隆身上各敏感部位她都了如指掌,张万隆只须躺着,
陈明翠便有办法让他快乐满足。

  六年前,陈明翠也是像今天的静宜一样,因为长得美,身材好而被张万隆看
上。之后她努力学习所有令男人快乐的技巧。六年来,多少美女在张万隆胯下被
享受过,但他还是不捨得让她走。现在陈明翠的工作主要就是指导那些美女侍候
张万隆的技巧。

  陈明翠只是轻轻的用手握着张万隆阳具的根,舌尖在龟头上打转。张万隆受
到这样的刺激,双手把静宜双乳捏得更大力,同时也在疯狂的吻起小嘴。静宜不
能抗拒,朱唇只有任张万隆品嚐。张万隆进一步把静宜身上唯一的短裙和内裤脱
下,让静宜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寝室之中。

  静宜第一次完全裸露在他人面前,急忙用手遮掩阴部。但被张万隆强而有力
的手拨开,双手更在静宜的三角地带游玩。静宜的下阴有如茂盛的草原,黑压压
的一片,却不会任意乱长,像有专人打理过的花园。张万隆看了很满意,因为他
以前看过多个美女,外表看起来很好,但阴毛横生,给人十分淫贱的感觉。静宜
的阴毛看来很是高贵,跟她本人一样。

  陈明翠拉静宜一起跪在地上,拉开张万隆的裤链,陈明翠把张万隆的阳具拿
出来。静宜刚才已经为张万隆口交过,不过这次陈明翠示範给她看如何用舌头在
龟头上打圈,或者用舌舔荫茎才能把整根阴茎含住。口交每个人都会,但如果要
达到陈明翠的境界非得名师指导不可。

  还好静宜天生慧根,不一会便舔得有声有色,还自创了用朱唇在龟头吞吐一
招,把张万隆一根身经百战的宝贝操得烂熟。饶是张万隆挠勇善战,阴茎亦涨得
不能再涨,快要把持不住又在静宜口里射出来。

  当静宜独个儿侍候张万隆时,陈明翠离去把按摩池的水放好,调好水温后便
命令式的对庄静宜说:「静宜,服侍张总脱衣服后,就过来吧。」静宜没有费多
少工夫便把张万隆身上余下的衣服脱光,一起来到放满温水的按摩池,池里冒出
的蒸气成为了室内唯一的生命力,潺潺的水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

  张万隆坐在池里,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在他面前落地窗帘缓缓的升起。
静宜刚才也曾怀疑过窗帘后的境像,这时看到窗帘后是一圆形的房间,四周也有
其他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小圆室内的情形,一看就知那些落地窗是属于其他三人的
房间。

  令静宜吃惊的是,在小圆室内竟然看到沅秀在里面,坐在仅有的一张床上。
还没来得及细想,静宜看到一个黑黑实实的男人进去小圆房。那个男人身上只穿
一条短裤,一进去就不客气的抚摸沅秀身上任何部位,不一会就把沅秀身上的衣
服全脱,然后自己也脱下短裤。

  在今天以前,静宜从没见过男人的东西,几个小时前她才第一次看到张万隆
的大棍,现在这个男人的恐怕不会比张万隆小,只是更黑。那男人一把抓住沅秀
的双腿,把她们往两边分开,硬生生的挺着黑色大棍就往沅秀阴道里插进去。

  隔着玻璃,静宜也能听见沅秀被强插时所发出的哀嚎,及看到她紧绷的脸部
表情,显示出她所承受的痛苦。静宜看到好友惨被凌辱感到有点激动,陈明翠见
状便悄悄对她说:「如果刚才被总裁玩的是你而不是她,现在在小圆室里的可能
是你。」

  静宜不知道到底应该感到安慰还是甚么,但想想在这里总比在小圆室给黑棍
凿好,更不要说还要给其他那么多男人看。现在她明白到他们所说的表演是甚么
了。

  其实以张万隆的身体状况,不像其他的俱乐部的会员,根本不用搞这些飞机
也能行事,只不过他想籍此跟其他大享拉拉关係。玩过几次,他也觉得这些玩意
满新鲜刺激。以前他们只是找一些愿意的舞男舞女来看,看多了就觉太机械式,
厌了。后来他们就叫他们公司的外劳代替舞男,那些外劳大多是泰国等地的人,
身体比中国人壮,加上长久在外没有正当途径给他们发洩,一来到这里,个个都
像拚命似的。让他们看得更过瘾。这次是第一次不用舞女而改用沅秀这样的良家
妇女,表情虽然生涩,但却更加迫真。众人看来又有另一种湛新感受。

  小圆房里面的一切,对未经人道的静宜来说都是不可思议,她想像不到简单
的男女交合,那个泰劳竟可以和沅秀变出那么多花招,静宜看到忘形,已经忘掉
自己现在的工作。转头一看,不知何时陈明翠已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正在用她那
伟大的双乳在张万隆身上摩擦着。想不到陈明翠也是很大,跟静宜一样是吊钟型
的,张万隆闭上眼睛享受陈明翠双乳带给他的快感。

  静宜看到陈明翠示意她也过去,于是静宜和陈明翠两对美乳,四个奶头,就
不停从下往上,一前一后的按摩张万隆全身。泰劳终于停下来,从沅秀体内抽出
黑棍,把一沱精液射在沅秀面上。沅秀拿毛巾把泰劳的精液末掉,疲倦不堪的在
躺床上喘息。

  陈明翠叫静宜跪在张万隆面前,耻骨高耸,把整个阴户暴露在张万隆面前。
张万隆伸出手指去轻抚静宜全身最柔软的地方,又用舌头舔她的阴道口,更尝试
把舌尖塞进去。但静宜的处女户紧紧的闭起,抯挡他吞尖的前进。阵阵的处女花
香从她的秘密花园散发出来。静宜私处被舔得又麻又痒,好不难受。举头一看,
小圆室里刚走了一个泰劳,现在又有一个比刚才那个更建硕的男人。静宜心想:
他们这样子车轮战,沅秀哪受得了。

  这个泰劳看起来足足有两个沅秀那么大,虎背熊腰,光是手臂上的三头肌就
跟常人的大腿一样粗,沅秀跟他一比就好像小鸡一样。看到他那根家伙,静宜差
点没叫出来,她只想到两个字来形容它——大炮。只见泰劳用大炮无情的撑开沅
秀的小小阴道,沅秀也发出比刚才更响亮的叫声,然后泰劳一炮炮的轰炸沅秀的
嫩穴,他像山一般大的体形,每一次的插送都令大床震动不已,情况十分惨烈。

  静宜看到忘记了自己阴道的麻痒,偶尔回头却看见陈明翠拿出了一根针筒,
插入了张万隆的睪丸,注射入一种黄色的液体。

  马来西亚的「一班」族是当地最骁勇善战及凶狠的部落。性能力在那是男人
的尊严和地位像征,所以他们千方百计的去研究增强性能力的方法。几年前,陈
明翠去了马来西亚,有机会拜会当地的巫医,向他们购得此药。这是他们传统用
草药提炼而成的独门处方,只有巫医才知道。原本是口服的,但通过现代製药技
术把它浓缩成液体,功效更佳更快。

  药的原理强行要阳具的海绵体扩充,令更多的血液可以更快流过。男人阳具
的勃起全是海绵体扩充的效果,如果有多一些的血液流过,可以令阳具更大更坚
硬。

  由于此药的来历,张万隆担心会有想不到的副作用,一直以来都不会随便服
用。但用过几剂后又感得它的确功能神奇,没有一个胯下猎物不大声求饶的。只
是原来买回来的药有限,所以不是特别喜爱的猎物,张万隆也不会用上场。

  静宜独有典雅高贵的气质,当中带着说不出的娇媚,玲珑浮突的身段,引得
张万隆慾火狂升飙,决定要挪用宝药来夺取她宝贵的第一次。

  第二个泰劳的炮虽然巨大,但持久度不高。不到十分钟就要完了,一条小圆
肠般阴茎把沅秀的小嘴塞得满满的,迫她把喷出的精液吞下。他人阴茎大,精液
也特别多,沅秀一张小嘴容不下那么多,多余的精液不断的从她嘴边溢出。

  静宜越看越气,平常男人对她们俩总是低声下气,呵护备至,如今眼看沅秀
被一班外劳如此糟蹋,真是情何以堪。只见沅秀刚把刚才的精液吞下,又一泰劳
步进门,他身穿紧身牛仔裤,胯下肿胀起一块来。一进门就不客气的脱下裤子,
掏出一根长长的肉捧。静宜看了还差点以为那是救火用的消防水喉。一下一下,
他马上插进去沅秀那被他其余两个兄弟插过的阴道里。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都
好像需要极长的时间,肉棒好像长长的火车钻入山洞中,久久还看不见火车的尾
巴。沅秀亦累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几声「啊,唔」,也不知是喜欢还是痛苦。

  静宜看到小圆房里,沅秀惨被泰劳黑汉一个接个的蹂躏,当下心里发毛。回
头一看,陈明翠正用嘴含住张万隆的两颗丸子,企图用口中的热力令更多血液通
过。而他一根本来就不小的屌更是涨到惊人的大,龟头几乎有静宜的拳头一般的
粗,长度更达八、九寸。静宜虽然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屌,但想也没想过竟
然可以这么的粗大,实是恐怖,心里一急,马上就想哭起来。

  但张万隆没有给她太多时间胡思乱想,立即两手抓着静宜的双腿,把她们呈
大字型的分开,微微托起她的屁股到跟他的屌成一水平位置。暴龙般的大屌对準
静宜粉红色的阴户,虎视耽耽着眼前的猎物,随时要上前把她吞噬。

  陈明翠抓着静宜的纤纤小手,叫她用手指轻轻把两片阴唇拨开,紧闭的阴唇
终于露出一线小缝,张万隆便挺着巨棒朝着小缝。静宜未经人道的阴道,静宜连
手指都很难塞进去,更何况是张万隆吃药后的巨物!

  张万隆两手把庄静宜双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线,整个阴户都暴露在外,
阴唇也微微的扩张。张万隆使劲的再插,终于把巨物的龟头硬生生的塞进去了一
截,但静宜己痛不欲生,香泪如泉涌,「唔……唔……」的哽着呻吟。

  既然已插入了一小截,巨棒的第二、第三击便势如破竹的大步向迈深渊,静
宜本能的紧缩阴道肌肉阻拦巨棒的入侵,但无论她如何用力,深渊已经兵败如山
倒。她觉得身体像被一股无型的力量撕裂了,万般痛楚只能藉眼泪和呻吟声来强
忍。

  但静宜非常不想给张万隆和陈明翠听到她呻吟,不想令张万隆和陈明翠觉得
她是下贱的。自己花了莫大的勇气埋没尊严,为了钱甘愿把身体给张万隆玩弄,
这个静宜还可以接受,毕竟这是个功利主意的社会,而她也知道她有些大学同学
在唸书时就已经偷偷的下海当小姐。张万隆也算个有头面的人,给他玩也不算太
差,但她想不到张万隆竟然如此变态。

  他的其他大亨朋友们也是变态,让下贱的泰劳把沅秀如此糟蹋,让他们把骯
髒的屌任意插入她宝贵的阴道里,然后又把他们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就在
今天下午,静宜和沅秀还是赛贵的处女,现在一个已给不知多少人干过,另一个
下体则被一条小拳头般粗、一把直尺长的巨屌插着。

  「啊……啊……啍……」静宜按捺不住的呻吟着,欲死的痛苦使她感觉不到
处女膜已被张万隆的屌刺穿了,但她却能感觉到热呼呼的处女血从阴道泌出,一
根巨屌好像工地打地基的机器,一下一下很规律的凿进她阴道来。

  张万隆把屌拔出来,上面沾有静宜的鲜血和淫液,递送到静宜面前,强迫静
宜把他们舔个乾净。偌大的阳具,静宜舔到舌头发僵才清洁完。

  之后张万隆又挺着他的屌,如暴龙般的插入静宜的嫩穴。庄静宜身受暴插,
再也忍不住高声呻吟:「啊……哦……」声浪虽然不大,但却每一呼喊都钻入张
万隆的耳朵,刺激着他的神经,激发起他的原始兽性。

  张万隆叫陈明翠从后面把静宜双腿往后拉,静宜现在变成一个V字,阴道成
为了身体最下端,这样一来张万隆更可以肆无忌惮地探讨她深渊的尽头。张万隆
阳具暴涨之后已经长过她的阴道长度,每一次张万隆尽根插入后静宜都会感到痛
苦难堪。她意图往后挪来躲开张万隆的进击,但后面又有陈明翠在顶住,静宜变
成笼中鸟,只可眼睁睁看着张万隆一下一下的插入自己最秘密的地方。

  张万隆作了一次深深的插入后,把整根屌种在庄静宜的嫩穴中,然后停止抽
送,改由用双手去挤掐静宜的乳房,他可没有丝毫怜惜之心,双手使尽劲的掐、
搓、挤、揉,静宜的乳房在他手中变成了千百种形状,痛得静宜大叫:「唔……
唔……不要……啊……」香泪再次流下之余,也第一次哀求张万隆停手。

  「不要?不要甚么……哈……哈……」张万隆非但没有停止,还变本加厉在
腰、手掌上加把劲,把静宜又掐又凿的弄得半生不死。

  「啊……张总,请你不要再弄了好不好?」静宜哭着的哀求着,当中不断带
出一两声动人的呻吟。

  殊不知静宜越是哀求张万隆,他越是兴奋。一面又再加快插送,静宜蓬门刚
被开锋,阴道本来就十分紧窄,加上张万隆的屌现在又无比的大,张万隆一根巨
棒被挟得喘不过气来。张万隆变本加厉,把静宜双腿往后推,身体成一V字型,
阴户变成在V字最下端。这样他一进一出更加容易。他为静宜耗用了实贵春药,
今天一定要玩够本。

  「啊……啊……啊……」静宜惨被蹂躏后发出无奈的呻吟,张万隆像发狂的
野兽般撞击静宜娇嫩的下体。

  「张总……唔……请问你甚么时候才可以停?」
  张万隆也慢慢感到疲倦,说:「庄静宜小姐,你这么一个美人,我玩一辈子
都不厌。要我停也可以,只要你答应以后待候我,我现在就停。」
  「那怎么……不是说一个晚上的吗?」
  「谁叫我欢喜你?也不到你不答应,今天晚上的事,我都录影起来了,哈哈
哈!」

  原来张万隆在房里暗中装设了录像机。本来只是要以后回味风流事用的,现
今却另派上用场。

  张万隆闭了一口气,下体疯狂的在嫩穴中抽插,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阳具涌
至。张万隆这次到了快慰极点时,再也不忍耐,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入静宜的阴道
内,直至满泻。春药製造了大量的精液,张万隆把大屌抽出后,便缓缓的从静宜
阴道口流出,滴在床上。

***********************************

  沅秀那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身体内得到快乐,少说也有五、六人,每人来
个两、三次,完事后她只看到一沱沱精液淌在地上。

  静宜和沅秀得到得可观的报酬。沅秀之后马上辞掉工作,但并没有过着甚么
好的生活,而是去做了小姐,当晚之事令她觉得她好像是为了满足男人而活。但
静宜也却继续在万隆银行工作,但她的实际工作只是张万隆的发洩工具。直至在
一天,张万隆亦对她生厌,她便当起去陪客人的工作。

  这对姊妹花计划要利用男人,最后却被男人玩弄一生,亦可说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