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大香蕉 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交换老婆 [1/5] – 941novel修正版


在我的办事处里,都是些从人才市场招来的菜鸟,只有华仔,他是从某竞争
单位跳槽过来的一位很有经验的技术员,十分谦逊,乐于辅导那些刚从学校毕业
的新员工,非常能干,很主动的处理问题、提出建议。认识没几天,我和他就成
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他有个令人羡慕的妻子,是外企的白领丽人,是个非常纯洁的女人,初恋便
嫁给了华仔,总是把家里弄得一尘不染,每晚华仔回家,只顾坐到电脑前玩一会
儿,便有美味佳餚献上。

  华仔非常爱他的妻子,閑聊时,总爱把她挂在嘴边。华妻那家外企的假期很
多,几乎是每上一天班便休息一天,在家没事的话,她便会到我这办事处看望华
仔,可一点儿也不会影响他的工作,静静的坐在华仔身旁看书(通常是些关于外
语、财务之类书籍),还常常帮着办事处做些杂务,为大家泡几杯茶。

  我把我那经理室让给了华仔,自己搬到大厅和兄弟们坐在一起,(完全是为
了让华妻不要总是带着尴尬的神情来到办事处,并且很不自在的坐在不熟悉的人
群里,面前堆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务。我喜欢这个女人,她是如此忠诚。)当
我对华仔说:「老兄,从今天起,我的办公室就归你了。」

  他很是吃惊,说:「儘管你我是好兄弟,但你毕竟是这里的经理,而我是员
工,怎么可以坐在你的位置上呢?」

  我说:「业务稳定下来后,我会回去,这位置迟早是你的。」

  他说:「不行,被人看了像什么样子?」

  我说:「就算是见习吧!」然后,轻声对他说:「你老婆每次到这里都很不
自在,有了那间办公室……OK?」

  华仔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他坐到了我的办公室,许多本该由我做的事
情,现在由他做了;有些本该由他做的事情,由我做了(例如维修设备、整理档
案),还没经过我老闆的批準,未来的办事处经理就上任了。

  节假日,华仔经常叫我去他家玩,华妻也在家的话,我们还常去公园或娱乐
场,午餐、晚餐华妻会準备得很丰盛。毫无疑问,他们夫妻俩对我很有好感,我
也是,人生知己难求。

  华妻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女人,她通常不会与其他男人正视着谈话,可是,也
许是非常熟悉的缘故,她会睁着大眼睛,满面笑容的和我交谈,有时,还会眨眨
眼睛,做些亲暱的表情。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这个女人是多么纯洁,也发现她
充满了好奇心,她非常善良,但似乎对尘事缺少阅历。

  华仔似乎也太大方了一点!我们喜欢去长风公园划船,他老爱让我和他妻子
坐在一起,自己坐在正面开心的看着我们,突然摇摆船身,让他妻子害怕的紧紧
抱住我;我们都喜欢游泳,一起游泳的时候,他总让我陪在他妻子身旁,自己则
扮演「鲨鱼」的角色潜来潜去吓唬他妻子,还拉他妻子的脚,把他妻子吓得紧紧
的缠在我身上。

  感受他美丽的妻子近乎赤裸的动人身材是享受,可有时,我禁不住问:「华
仔,你不吃醋吗?」

  他的回答是:「我爱吃醋。」

  最过份的一次是,那天晚上我在他家玩得太晚了,他说:「你就睡在这里好
了。」于是,我在小房间睡下。

  不知是什么时候,他悄悄剥光了他妻子的衣服,把她抱到我床上。后半夜,
我迷迷糊糊地发觉有个女人赤裸着身体抱着我睡觉(房间里开着小灯,我睡前肯
定是把灯全关掉的)。开始时,我还以为是自己正做春梦,轻轻抚摸着身旁的女
人,可感觉越来越真实,特别是当我抚摸女人的神秘三角时,强烈的真实感觉使
我清醒。

  我睁大眼睛一看,是华妻!吓得魂不守舍,赶紧轻轻推开华妻搂着我的手,
向门外走,发现门半开着,华仔一双圆睁的眼睛正对着我。

  我走到客厅里,说:「怎么会这样?我梦游了吗?」

  华仔神秘的微笑着说:「是我把老婆抱过来的,你倒是真定得住。」

  我说:「朋友之妻不可嬉,这是考验吗?」

  他说:「你这种人,不用考验就知你会通过。不过,你真的毫不冲动吗?」
我十指合拢,说:「阿弥陀佛,别开这种玩笑了。」

  他没再说下去。那晚,我和他睡在了一起,他妻子就这样光着身体睡在小房
间里。

  第二天醒来时,华妻满面通红的走到客厅里问华仔:「我怎么和他睡在了一
起?」(此时我正在卫生间漱牙。)

  华仔说:「不仅是睡了,还被插了。」

  她害羞的捂着脸说:「我怎么没感觉到?」

  华仔说:「你吃了安眠药了!」

  她轻声说:「这次我原谅你了,但决不可以再这样了。」然后,她低着头走
进卫生间洗脸。见了我,很害羞的笑了笑。

  我轻声对她说:「你被那小子骗了,昨晚我梦游,跑到你和华仔的床上睡,
他才把你抱到我房间去的,还脱了你的衣服,说是要跟你开个玩笑。」

  我本以为这样可以消除她的尴尬,可她的表情竟然像有些失望的样子,说:
「是吗?」

     ***    ***    ***    ***

  从那天起,我开始注意华仔对于性的思想,是什么原因使他喜欢这样做?

  中午时,他喜欢上网,那天,我走进他的办公室里(原来的话,我和同事们
都在自己的电脑上玩,常对战《红色警戒》),那天很累,想在经理室的长沙发
上睡一会。我的头正对着他的显示器,不知怎么的,我又睡不着,睁开眼睛静静
的看着他的显示器屏幕,只见他眼光贪婪的浏览着网上的色情小说。他特别喜欢
看「换妻」那类,因为看其它的色情文章总是很粗心的翻几页就关闭了,但有包
含换妻情节的小说,他会像吃鱼骨头一样仔细阅读,时而把左手放到自己的老二
那激动的抚摸几下。

  我在他身后说:「嗨,你对做了人妻的女人有冲动吗?」

  他吓一跳,转过头来说:「是的。」然后坐到我身旁,轻声说:「我对小女
孩子没什么感觉,对别人的娇妻却充满了幻想。」

  我说:「真不要脸,幸亏我还没老婆,不然岂不是被你打了注意?」

  他拍拍我的肩,说:「你我是好朋友,心里有句话闷了很久,可总是难以启
齿。」

  我有点紧张,问:「什么鬼话?我可不会把秘密留给你,就连中学时偷看女
老师洗澡都告诉你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说:「不知怎么搞的,我总是幻想自己老婆被其他男人姦
淫的场景,越爱她,那种渴望越强烈。」

  我终于明白了那天晚上他为什么会把老婆抱到我床上。我真的非常喜欢他妻
子,这样的表白使我很激动,但一贯的理念让我不能接受这种事,说:「儘管我
没结婚,可有时我也会有这样的幻想,很奇怪的,非常兴奋。可这不行,婚姻和
爱情有它的规则,违背了规则可能会遭遇巨大的不幸。」

  他说:「看看网络的成人小说会让你开窍许多的,性这东西,原本就是神秘
感、好奇心和佔有慾的缩写,两个人之间玩久了会腻,情感非常稳定了,也就失
去了好奇心和佔有慾,于是,性便失去了它的魅力,找再美丽的女人做老婆也一
样。所以男人会寻花问柳、女人会红杏出墙,只是由于传统的思想理念让人畏惧
和痛恨这种事,其实没什么的,换妻游戏会让夫妻更靠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
幻想她与别的男人作爱会让我有如此强烈的快感?据说有很多男人都有这怪癖,
但因为传统的思想理念使大家都不敢尝试,为什么不尝试一次呢?人生几何,何
苦要把那么重的压抑带进坟墓呢?」

  这家伙一定是考虑很久了,听了那么长的陈词,还真无懈可击。也许是对他
妻子的性冲动让我下意识的阻碍了申辩,我觉得自己满脸发烫、口乾似火。

  他继续说:「这种事,可能会让许多人觉得自己是变态,我们是好朋友,所
以才敢说出来。怎么样?疯狂一次!」

  我当时还是处男,换作是今天的我的话,可能早已和他击掌成交了。天下哪
有这么好的事?倒不是处男身让我顾虑,而是我缺乏这种经验,使我难以定位人
格。

  昏了好一会儿,我说:「你老婆愿意吗?」

  他笑了笑,说:「如果你老婆求你去跟一个你非常喜欢的女人上床,你会愿
意吗?」

  「我不愿意,」我非常认真的说:「她会因此而有理由对我不贞,我可受不
了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

  华仔大笑起来,说:「原来你是怕我以后打你老婆注意,放心好了,只要你
不愿意,我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然后,非常严肃的对我说:「我真的没法再
忍受这样的幻想了,快要影响我的健康了。可我也不想让心爱的妻子被一个不正
经的男人玩弄,在我的生活中只有你是最可信的。」

  我激动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他又靠近我的耳朵轻声说:「她很喜欢你,她跟
我说过『如果你和他同时出现的话,我可能会选择他。』她不会拒绝的。」

  我觉得自己眼冒金星,像跌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兴奋得好像身体已经飘了起
来……

  晚上下班后,我和他一起等公交準备去他家。在站头,碰上办处事里的一位
女同事,她问:「经理,到华仔家里玩吗?」

  我竟然慌张的说:「不是,只是和他顺路。」

  华仔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也觉得自己失态了,完全没这必要,我和华仔
是朋友,到他家里玩所有人都司空见惯,何必撒谎?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贼心
虚」了。儘管,人是向他家里走,心不知道在哪里。

  进了华仔的家门,这套在19楼原本非常熟悉的房子,这次竟然觉得有些陌
生。华妻正在做菜,也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她穿着一件很薄的吊带裙,因为汗
水紧紧的贴在身上。哦!多美的线条,只是很平常的动作,却像芭蕾舞演员在翩
翩起舞。清瘦的瓜子脸,端庄的五官无可挑剔!高雅的气质、清纯的眼神让我发
抖……也许,全世界人都不会相信,我过去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她一眼,儘管我们
常在一起谈话、一起游玩,甚至因为华仔的恶作剧而相互拥抱,可我从来没有定
起眼神仔细欣赏过她的美丽。

她是的好友的妻子,却是我梦魅以求的那种女人,我要克制我自己。但今天
是怎么了?会有这种事?我不知自己是神魂颠倒了还是意乱情迷了。华妻向我招
呼,我连声音都听不到,找了张沙发静静地坐下,愣愣地看着厨房里华妻美丽的
身影。华仔今天一改往常在电脑前一坐的恶习,帮着妻子干这干那。

  开饭了,我和华妻坐在对面,那是张很小的玻璃桌,桌下三人的脚常不小心
碰到。我一言不发的吃着饭,往常的话,我会和华仔海阔天空的边吃边聊。

  突然,华妻笑着对华仔说:「讨厌,你做什么?」

  华仔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怎么了?我做什么了?」

  华妻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低着头吃饭。不一会儿,华妻像是有些坐立不
安的样子,在坐位上微微扭动,表情有些痉挛,还不时朝我可爱的翻翻白眼。我
微微向后退了一些,斜视桌下,只见华仔正弯着一只脚轻轻摩挲妻子的腿,甚至
把脚指头伸进了他妻子的裙子里。华妻张开着双腿,没有阻拦,只是偶尔兴奋的
扭扭身体,她的脸红红的,无心吃饭了,不时向我翻翻眼睛。

  我明白了!是华仔正冒充我挑逗她。她没反抗?看来华仔没骗我,她真的非
常喜欢我。我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

  吃好晚饭,华妻去了厨房洗碗,华仔悄悄对我说:「我说过,她不会拒绝你
的。」我点了点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们两人的第一次我就不看了,免
得让你紧张得翘不起来。好好对她,让她爽一点。」

  我说:「我是处男,不懂啊。」

  他笑了笑说:「随你好了。现在我出去买东西,要给你多长时间?」

  我说:「不知道。」

  他又笑了,说:「给你两小时!这么久还搞不定的话,太丢脸了。」然后,
他走到厨房对妻子说:「我出去买些东西,顺便办点事,估计两小时后回来,你
陪陪他。」

  华妻很兴奋的说:「好啊,认真办事,不用急着回家。」

  我听了这句话,全身的血管几乎要爆裂了,像是已经和华妻全身赤裸疯狂的
缠绵在床上了。华仔朝我眨了下眼睛走出了门,我呆呆的站在客厅里,望着在洗
碗的华妻诱人的美丽,好想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拥抱她、亲吻她……可脚上像是
被绑了千钧重物,动弹不得。

  一直到华妻整理完毕,她早已看到了我这副窘样,轻柔的走到我身旁,说:
「吃晚饭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我激动地抱住她的腰,把她搂在怀中,「啊!」她紧张而兴奋,双手紧紧的
抱在胸前,直直的看着我。多么娇柔的身体,天使般的面孔,游泳池里,她曾不
止一次的拥抱过我,可我从来没有认真去感受她的身体,现在,我的每一寸皮肤
都在尽情的发洩着抑制的慾望,她是那样娇柔妩媚,搂着她纤细的腰已让我快流
鼻血!我俯下身,颤抖的嘴唇靠近她的脸,她忽然疯狂的抱住我的头,吮吸我的
唇,我被她兴奋的娇喘声淹没了,不由自主的抚摸着她的身体……

  她睁着眼睛(这个时候,女人通常是闭着眼睛的)和我对视着,忽然,发现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诈,流露出不该属于她的邪念,她突然间变得不像我所熟
悉的华妻。这使我狂热的激情凉了半截,怎么会这样?这是人的另一面吗?我的
动作有些僵硬了。

  她把嘴靠在我的耳旁,动情的说:「我爱你。」

  完了!这三个原本让情慾昇华的字,在我这家伙的耳朵里像一把钥匙,打开
了我道德感、责任心、忠贞观……坚挺的小弟弟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她也感觉到了,用手碰了一下我下面,微笑着说:「怎么了?」然后轻柔的
拉着我走到那间我曾睡过的小房间里。

  这不是她,她怎么会那么主动?即便是背叛或者偷情,也应该是本能的,像
是吃了迷药后无法克制的那样。可她很清醒,像是有预谋的那样。这不是她,她
应该是那样纯真无暇,即便无法克制对我的感情,但只应该是情感上的,而不该
拉着我走到床旁。

  我的思绪乱了,不知所措。她拥抱着我,再一次亲吻我,很大胆的,吻我的
胫,咬我的耳朵……使我的身体兴奋而饥渴不已,不由自主的拉下她吊带裙的背
带,她放下双臂,裙子从她身上滑落到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