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大香蕉 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被轮奸的少妇 [3/3]

被轮奸的少妇 [3/3]


被轮奸的少妇(下)

  朱佩荣已经没有力量抗拒,她只好任由张建摆布,把他发出黑光的肉棒头含
在嘴里,只好任由身体里产生的淫欲,舔那丑恶的龟头。李海歇了口气,把原来
停下来的活塞运动重新开始。用力插到屁股湿淋淋的峡谷。

  由于时间过了一阵,开始变麻痹的摩擦的快感,这样复醒的更为明显,朱佩
荣产生心里被挖弄的激烈快感,就好像要躲避那种感觉的,张开大嘴深深含入棒
状的肉块。张建也加快了速度,深深地插进朱佩荣的喉咙,此时朱佩荣基本上无
法呼吸,处于一种半窒息的状态,缺氧的大脑开始产生幻觉。朱佩荣就自己好像
在狂风骇浪中的小船,不断折腾,身体中心的麻痹感好像已经消失,变成融化一
样的感觉。在肉体相碰的声音,男人急促的呼吸声,还有朱佩荣喉咙里发出的声
音形成不协合音乐的演奏,在这样的三体结合中,张建首先到达高潮。

  终于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出来了,火热的精液烧灼着朱佩荣的食道。朱佩荣仰
着头,艰难把精液一点一点都咽进了肚里。在男人们淫色的力量猛攻下,朱佩荣
的肉体,终于把凝结在屁股中心的精能爆发出来,变成波浪状的痉挛阴道开始收
缩。

  “啊啊啊…”朱佩荣的痉挛也传到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上。李海发出惨叫般
的声音,屁股连连扭动两三下,就猛然在肉洞的深处射发出精液。滋的一声,李
海拔出还没软透的阴茎,上面都是白白的粘液,张建连忙跑过去,抱起瘫在沙发
上的朱佩荣,让她躺在地毯上。

  “大哥,咱们搞得太厉害了,这美人快不行了。”“没事的,老弟,干不死
的”,李海一边喘着气,一边喝了口酒。张建看到朱佩荣躺在地毯上,她已完全
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雪白的乳房一个下午已经被他们搓的红肿,乳头硬
的发黑,调皮的从乳罩里露出半个来,如凝脂般的大腿分开着,阴唇已经肿得很
厉害了,阴道口还在蠕动,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一直流到肛门处。朱佩
荣的两条雪白的小腿颤着,眼睛呆直地望着屋顶,她的阴道本来是一条紧紧的肉
缝,现在却被那两条粗大的阳具抽插得已变成了一条宽阔的肉洞,肿胀的阴唇又
痛又热,被他们反复揉捻的阴蒂硬挺着,好像一粒玫瑰色的纽扣。

  “你们饶了我吧。”朱佩荣哭着,中间还伴着呻吟。“好,好的,哥俩玩舒
服了就走。”李海扶起朱佩荣,让她两腿跪在地毯上,又把一只碗放在她下面,
用手揉着朱佩荣的小肚子,就看见一股股的粘液从朱佩荣的阴道里滴滴答答地流
到了碗里。朱佩荣只感到羞耻,觉得下身好像离开了自己。

  “哇,存了这么多,这可是上好的营养液啊!来,乖乖给我喝掉。”李海端
着碗放到朱佩荣嘴边,碗刚到嘴边,里面的腥味就透上来。“来,一口一口地喝。”

  李海无情地命令着,朱佩荣虚弱地接过杯子,慢慢地喝,她一边喝一边不时
作呕,好不容易才全部喝完。就觉得喉咙里很粘,很想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呕出来。

  “好,你先休息一下。”终于李海说出了朱佩荣期盼已久的话,朱佩荣无力
地瘫到地上,昏沉沉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朱佩荣昏昏沉沉地醒了。

  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李海和张建两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客厅
里散乱地堆放着一堆空啤酒瓶。“来吧,我们最后再来个双龙会凤!”李海说着,
一把把朱佩荣拉到两人之间。“什么游戏?”“嗯~~这样好了!我们两个轮着
上,一分钟后换人,我先让她口交,你来干她,一分钟后再换手。”“咦~!好!”

  “还有!第一个射精的人,罚喝三罐啤酒。”李海说道。于是,两人就这样
玩起「轮奸」我的游戏。

  肉棒在朱佩荣的嘴里和阴道里进进出出,每当快感增强时,两人就再换手,
朱佩荣的情绪随着换手的动作而起起伏伏的,下体那种需要男根的麻痒感,越来
越盛。加上被人轮奸所产生的淫蕩心里,让朱佩荣的色欲念头更形的高昂,苦于
嘴巴不停的都有肉棒塞进来,使她无法畅快的大声呻吟,只能发出「呜……呜…
…」的低鸣声。

  “叫成这样!很爽是不是?”李海一脸坏笑地说道。说完,转到朱佩荣的背
后,将龟头压着她的屁眼,硬生生的将肉棒搓进去了。

  “啊!!会……会痛……好……好……啊!……”朱佩荣叫道。李海毫无怜
香惜玉之意,残忍地拨开她丰满的臀肉,一支极大异物慢慢进入她肛门!朱佩荣
的身体无助地面对这污秽的污辱,她只能做的只有啜泣,身体在有如潮水般交替
的苦恼和耻辱中撕裂。随着李海的鸡巴一点儿一点儿地插入朱佩荣的屁眼,张建
的鸡巴感到了从隔壁挤进的又一个大鸡巴,朱佩荣的阴道一下子紧了许多,李海
的鸡巴被她的小屁眼吸着,同时感受到张建的鸡巴的抽插,三人紧紧地贴在了一
起。

  朱佩荣拼命蠕动,但是根本无法阻止两人阳具的侵入。她的挣扎只能加强两
人的快感。李海用尽气力一推,阳具完全地进入到朱佩荣的直肠内了。平滑,粉
红色肉环的处女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现在紧紧
地套在他的肉轴末端周围。

  接着,李海、张建两人就一前一后的开始抽送,起初,他们并不能顺利的进
行,但是一会儿后,他们似乎抓到诀窍,越来越有韵律的操着朱佩荣。

  “啊……啊……喔!喔!”朱佩荣的嘴里胡乱地叫着淫语。由于前后洞都差
着一根阳具,朱佩荣的阴道壁和直肠壁都将两根肉棒包得紧紧的,所以两人每一
下的抽送动作,几乎都会触动她的敏感点,虽然肛门有点儿痛,但是这样的痛觉,
加上自己被奸淫的那种受虐心理的交互作用下,变成一种特殊的快感,不断的冲
击她的情欲。不久,她的高潮就一波又一波的来临了。

  “啊……啊……干……干我……啊……啊……插……深……一点……啊……
啊……喔……喔……好…爽……我要……你们……把精液……射……射……到我
……里……面……啊……啊……受……不 ……了……啊……喔!喔!喔!喔……
喔……来……来……了……啊……啊……啊!!……”

  朱佩荣感觉李海用力的抓住自己的乳房,并且将阳具顶到直肠的尽头,一股
暖暖的精液就这样喷射在里面,更增加了连续高潮的强度。张建似乎也感染了这
样的气氛,忍不住也跟着喷射出他的精液。朱佩荣情不自禁地用力抱着张建和他
热情地接吻,享受着阳具在身体里悸动所引发的一波波快感。射精后的张建无力
的趴在朱佩荣的身上,朱佩荣就像三明治般的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脑子里嗡嗡
的作响。她无力地俾上眼睛,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变软一场噩梦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