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大香蕉 152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色土匪(匪色) 1-6回未完作者:巧克力精




色土匪(匪色)


字数:61236

第一回我是少爷

毒辣的太阳散发着身上那灼热的光芒照在土原之上,空气中有一种发着腥气的黄土味道。

昨天刚下了一场雨,在这个季节的土原是很少见的,所以这场雨来的也快去得也快。

只是隔了一个晚上,那让整个土原人不断咒骂的太阳又高挂了起来,那鼓鼓的热浪使得那地上仅仅积存的一点雨水,也快速的挥发到空气之中。

这又是一个旱年,田地里的麦苗虽然已经尽力的吸收昨天所下的那一点雨水,
但那仍然是杯水车薪,这点水并不能让它们重新的抬起头来,仍然发蔫的耷拉着。
这也是那些农夫最忙碌的时刻,他们都在奋力的抢救着自己田里的庄稼,虽然太阳天毒辣,但是水井里还是能遗留下来一些雨水,他们一家家的全部的动员起来,满是鱼皮褶子的老人,晒的像煤灰一样黑的光屁股孩子,大桶小桶,甚至连家里盛东西的粗碗都那里出来,为的只是在那太阳变得更毒辣之前,淘干水井里的每一滴雨水,使那庄稼下的土地不再进一步的龟裂。

土原,这是陕州最北方的一个极小的乡镇,就犹如是一块犄角一样在那个插在了蒙州和西洲之间,虽然陕州有土河从中流过,那土河的分支又遍布了陕州各地,但是因为这土原实在太过偏远,并不是那些分支所能及的,也成了整个陕州最缺水的一各地方,这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是靠着老天吃饭,一辈子的勤勤恳恳生活在这黄土地中,但是这老天也并没有给这些勤奋的人什么好处和照顾,凡而是像忘了他们一般,三年大旱,使得这里颗粒无收,天上降雨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又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段,说是一个乡镇,但是这里连一名乡长都没有,对于这里的贫困,是没有一个乡长愿意到这里来任职的,甚至连这里的保长和治安队长都没有人愿意来,现在维持这里治安的只是一个几年前打败仗逃到这里的二十几人的逃兵队伍,这也是城里实在没有办法,而免了这二十几人的逃兵罪,发配他们在这里守卫治安的,也让这土原在名义上还属于陕州。

张生睁开了双眼,这里是张生的家,也是整个土原最大的一座院落,张生是一个少爷,一个典型的少爷。

张生刚下床,便有一名下人服侍张生穿衣服,那是一名丫环,虽然她也只是十六七岁左右,但是张生并没有像书上常写的那样那样对她动手动脚,这并不是因为张生的能力有问题,而是那丫环一张嘴那满口的黄牙就足以使他倒足胃口,而她在土原这个地方已经算是中上之姿了,比起那些手粗脚粗,甚至一家人连衣衫都买不起的农妇来说,已经好很多了,这也是张生十五年来一直能守身如玉的原因。

张生家是土原最大的富户,这土原的耕地几乎有三分之一是属于他家的,但是因为土原这常年干旱的情况,他家也只能称为是富户而已,不用说比不上那些相差甚远的富豪,就是其他乡镇那些中等的富户也不是他家所能比得。但是家中的富足却可以使张生不用像那些农夫家的孩子一样耕种,而且有足够的金钱和时间去县里的学校读书。

[少爷,老爷让你起床后,去书房找他!]在张生把口中的漱口水吐进了丫
环拿的那铁盆之中后,那丫环看着张生说道,同时还不忘抛几个媚眼看向他,这使张生的心中又是一阵的翻滚。

这丫环迅速的改变可让张生惊诧不已,记得几年前管家带着人从她那破草屋将连裤子都穿不起的她抢来的时候,她还是哭的昏天暗地,整天不断的叫骂,老爸想要把她弄到自己的房中还被她以死相逼,没有办法之下,老爸将她送到了张生的屋中,还神秘兮兮的偷偷对张生说希望他眷地为家里留出种来,却没有想到张生那时候才十二岁。但是没过一年,这丫环就开始不断的向他老爸抛媚眼了,而且还不断的做各种亲密的动作勾引老爸,但是那时候老爸刚娶了有土原第一美女之称的五妈,整天应付五妈还嫌不够,当然看不上这个丫环了,这也使这个丫环懊悔不已,后悔当初的任性,不然的话自己现在也是穿金戴银了。但是,当她在一年多以前看到张生早上自然举起的旗帜以后,对张生也变得格外的殷勤,不时地给他抛几个媚眼,还不断装作是不轻易的用身躯摩擦张生,如果张生没见过世面的话,或者还真忍不住把她给吃了,但是自从老爸把张生送进了县里的中学,张生总算是开了眼界,就连土原第一美女之称的五妈,在县城里也只能算是中上之姿罢了,跟那些美女更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

[知道了!]张生一挥手让那丫环下去,如果她再在这里呆下去,张生真的
怕自己会忍不住吐出来。

张生整理的一下衣衫,从床榻的下面掏出了一个盒子,整整的三十块银币,这可是张生这么多年偷偷积攒的,这次它终于的可以派上用场了,因为今天他要去城里了,陕州一共被分为了十个城,每个城下有十个县,而每个县下面又分了十二个乡,而张生所在土原,正是陕州最北面榆城下面最偏远的一个乡镇。
这次张生要去榆城三年,一辈子做土财主大字不识一个的老爸,早就希望家里会出一位文人来光宗耀祖了,所以当张生在县里的中学毕业后,他立即地挖出那不知道在地下埋藏了多久的金币银币,也不知道托了多远的亲戚,让张生可以到榆城继续的念书,进而可以考入省城的官学,那里可是专门选拔官员的地方,最不济的也能下派当一个乡长。

这可是张生第一次要离开家这么长时间,虽然以前在县上上中学,那每两三天也可以回家一次,而这次去榆城,可能只有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虽然第一次得出这么远的门,而且对前面一无所知,张生心中不禁有些哀思,
但是只要一想到中学同学去过渝城的人描述的那种繁华,就不尽有些向往,听说那里的美女比县里的还多,还有很多美女在街上就露着大腿,而且那里路上跑的都是四轮车,那东西可比驴车跑得快多了,张生也是一年前榆城有人到县里视察的时候见到过一次,而最令张生向往的则是那里的青楼,那可不是他们县里那种小小妓寨所能比拟的,听说那里的姑娘一个个都是天仙化身,那皮肤嫩得就像是煮熟的鸡蛋,一捏都能出水,那小手比这里那些女人的奶子还要嫩滑,但是去一次的话,就要两、三块银币,张生看着手中的银币,脑海中可是不断的幻想,他可是要找个最漂亮的女人结束自己的第一次。

擦了擦嘴角快要流下来的口水,把那三十块银币小心翼翼的用绸布包住塞进了怀中,张生走向了老爸的书房。

老爸的书房,每当提起这件屋子来张生就不由得想笑,想想大字不识一个的老爸,竟然也会有一间书房,建造这间书房时老爸的话说,这是为了罩门面,为的是联系附近的乡绅和接待县里的人物拜访用的,但是这书房建了几年了却始终没有机会用到,不用说县里的大人物,就是附近乡里的富户也没有人愿意到他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现在老爸的这个书房,俨然的已经成为他和二娘、三娘、四娘、五娘玩乐的地方,里面不但有一张极大的床榻,而且那些书架上的大部头的着作和史书也早已经被换成了一本本的绘画精致的春宫图。

哦,对了,张生还没有介绍张生自己,他老爸叫张铁汉,是土原的首富地主,
张生的名字则是请的在土原十分有名的一位识得字的文人给起的,直到他上了中学,在一位同学的手中看到了那本叫作西厢记的书,才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虽然众多的同学都把书中的主人翁誉为才子,但张生却有些看不起他,且不说他在初见崔莺莺时张口便是[那里尽人调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