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大香蕉 152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被同事非礼

妈妈被同事非礼

“我”叫小洁,8岁,上三年纪,妈妈是某公司女主管的文秘,爸爸是某I

T行业的新贵。典型的三口之家。

  这次末期考试我只考了全班第7,我一直担心被爸妈知道。但今天担心的事

情还是发生了,老师让通知家长周末去参加家长会。不过唯一庆幸的是爸爸最近

出差,要半个多月才回来,妈妈可以去参加家长会,起码我不会挨打了。

  回家后,妈妈正在她卧室打电话,等妈妈打完了电话,我才进去把邀请信给

了妈妈,并告诉妈妈周末要开家长会。妈妈表情很奇怪,以前她也参加过我的家

长会,一听开家长会都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学习都会很好,会受到表扬,难道妈

妈这次知道我没考好?

  我心紧张得乱跳,准备接受妈妈的批评。可妈妈并没骂我,只是摸了摸我脸

蛋,说她知道了。看来妈妈并不知道我的成绩,那她为什么这次有点奇怪呢?我

也没想太多,起码能安全的过一天。

      ***    ***    ***    ***

  今天就是周末,妈妈9点多已经去学校开家长会了,我紧张的在家等着,连

看动画片的心情都没有,不知道一会妈妈会怎么样骂我呢,我很害怕。

  中午差不多12点,妈妈回来了,还有一个叔叔。或许是因为有客人吧,妈

妈并没有我想像的一回来就骂我。我紧张的心情有点放松,这才注意到妈妈嘴上

涂的唇膏和口红已经没有了。

  那唇膏和口红是早上我看着妈妈仔细涂上去的,因为我没考好,所以早上妈

妈打扮时我很讨好巴结的为妈妈接她需要的化妆品,并不停夸奖妈妈,所以很清

楚的记得妈妈很仔细的涂了口红和唇膏,可现在一点都没了,嘴唇还有一点点红

肿。但是我并没想太多,也没问,呵呵,哪还有心思问,庆幸都来不及呢。

  妈妈让我称客人张叔叔。张叔叔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了好几样玩具送给了

我,里面还有一只E-angles系列的电动机器人,刚好和我有的另一只机

器人组成一支E-angles小组。我非常高兴,没想到没有被骂,反而还能

得到自己喜欢的玩具。

  我对张叔叔一下子有了好感。

  张叔叔问我饿不饿,我说有点饿。他就说做几样我喜欢的菜给我和妈妈吃,

我看了妈妈一眼,妈妈看起来表情很奇怪,但是说不出哪里奇怪,不过并没有阻

止我的眼神,于是我很高兴的说了声谢谢。

  张叔叔就问妈妈洗手间在哪,他洗过手后就做饭。妈妈给他指了指,但张叔

叔却又问了次,还让妈妈带他去。妈妈一笑,脸有点红,我也自然式的笑了笑,

张叔叔很童稚的说他是个小路盲,不明白东南西北,我被张叔叔可爱的表情惹得

咯咯笑。

  于是妈妈就带张叔叔去洗手间,我在客厅组装着机器人,可我听见洗手间门

关掉的声音,接着又传出毛巾还是什么被撕烂和妈妈十分奇怪的叫声,我很奇怪

洗个手为什么还要关门?但随即就传来啪的一声,接着就传来洗手的声音,过了

一会张叔叔和妈妈就出来了。

  张叔叔揉着自己的肩膀进去了厨房开始做饭,妈妈进去卧室换衣服,说做饭

会弄髒衣服,妈妈背对着我开她卧室要进去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妈妈裙摆下露出

的腿上的丝袜有一个好大的洞。估计是什么给刮了一下吧。

  妈妈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可还是一件套装,还穿着丝袜和高跟鞋,那和没换

有什么区别?或许这套衣服妈妈不太喜欢,髒了也没关系吧?我也没多想,继续

组装着机器人。

  E-angles电动机器人可不是那么好组装的,它有好多形态呢,我一

定要组装成最强的形态,和我原来的机器人组成一支强大的E-angles小

组。就这样,张叔叔和妈妈在厨房做着饭,我在客厅组装着机器人。

  当完成机器人武器图案后,我有点口渴,就去厨房冰箱拿冰冻果汁,妈妈老

爱把果汁放在厨房的冰箱。到了厨房我看见张叔叔背对着我蹲着,抱着妈妈的小

腿,好像大口大口的闻舔着妈妈的脚,空气中传递着妈妈用刀切菜的声音和张叔

叔喘息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妈妈也看见了我,她急忙抽出腿,张叔叔明显被拉了一下,他转

过头也看了看我,可并没有起来,只是用可爱的声音说他好笨,把东西掉在了地

上。妈妈也赶紧附和着,只是妈妈有点发烫的脸蛋和颤抖的声音在辩解着什么。

  拿着果汁坐在沙发上,刚才的一幕一直抹不掉,刚才张叔叔在干什么呢?脑

卫生。说很快就开饭了。

  的确,很快就开饭了!!

               (未完)

在妈妈在补了点妆后,午饭就做好了。

  很平常的几道饭菜,却看起来十分可口,很佩服张叔叔的厨艺。于是像往常

一样,三个人分坐在长方形的饭桌两边,吃着午餐。

  我和妈妈坐一侧,张叔叔就坐对面,他不停地给我夹菜。很快,我的碗里就

高高一碗了。我虽然不停地谢着张叔叔,但却不是太感激,因为我饭量小,每次

只吃一点点,现在手里这碗够我吃两顿的了。还是妈妈了解我,她从我碗里夹走

几筷子,并解释给张叔叔。

  张叔叔听了一笑,说不给我夹了,接着又夹起一筷子,幸好是朝妈妈的碗去

的。就要到妈妈碗里的时候,叔叔突然很奇怪的打了个喷嚏,感觉很不自然,像

是故意“制造”的一个喷嚏。

  菜洒落在妈妈的上衣,妈妈惊的叫了一声,张叔叔连忙起身帮妈妈抛掉衣服

上的菜,可是却很慢,一点一点地除去,而且每一下,好像都很用力的抓着妈妈

的胸部。妈妈很快也意识到什么了,脸顿时通红,并自己很快起身跑进洗手间,

叔叔笑着对我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去帮帮你妈妈。说着拿了餐桌上的卫生纸也

进了洗手间,并顺手关起了卫生间的门。

  为什么每次都要关门呢?我正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洗手间传来东西掉在地

上的声音并伴随着两人杂乱的脚步声,好像在打架。我顿时莫明的心情紧张,不

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轻手轻脚走到洗手间门前,于是更清晰的听见里面

的响动。

  妈妈明显地粗着大气,在反抗着什么,并不停地说着现在不要之类的话。而

张叔叔却很固执地在哼叫着,两人仿佛你推我让的在争执着什么。

  伴随着妈妈屈服性地“啊”了一声,整个卫生间短暂的沉默了几秒钟,我以

为没什么了,但张叔叔却大声的说这个污点怎么去不掉啊,声音很大,但依然掩

盖不了伴随着的好像是衣服被撕破的“哗”一声,顿时整个卫生间里又好像打起

了架,缸子也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妈妈似乎更用力的在挣扎着什么,只不过不再说话。张叔叔不停的说着污点

去不掉和衣服哪太髒之类的话,好像在描述正在帮妈妈去衣服上污点的经过,可

里面的声音却一点都不像。妈妈挣扎的声音让我莫名的紧张,或者说是兴奋。

  里面妈妈挣扎的声音已经很小了,转而替之的,是妈妈和张叔叔粗杂的喘息

声,和时不时妈妈的闷叫以及好像在咀嚼什么流出唾液来的声音。我不知道里面

发生了什么,只能呆呆地站着,倾听着里面传出的一切。

  妈妈现在很享受似的,张叔叔时而大声的继续叙述着去污点的经过,时而小

声的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清。但是不管大声还是小声,声音里都带着很压抑很奇

怪不同与正常说话的语调。

  里面的情况好像维持着这种状态,突然张叔叔又大声说了一句的同时,又传

来似乎是衣服被撕破的声音,随着妈妈又挣扎起来,而且还传来“啪,啪”仿佛

是用力打人的声音,里面你推我让的声音和复杂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我以为又

要摔东西了,可就在同时,电话声响了起来。

  我家电话是子母机,一个母机,两个子机,大卧室和洗手间都有,一下子,

电话铃同时响起,我赶紧跑回餐桌旁坐下,洗手间里面也顿时安静了。

  在响了几声后妈妈把电话接了起来,于是很大声的和对方交谈着,对话中听

出好像是公司有什么急事,需要妈妈赶紧回去。这时张叔叔也走了出来,我看见

张叔叔嘴上好像有淡淡的唇膏和口红印,但是很不均匀,嘴唇好像有点肿。

  张叔叔径直走进妈妈的卧室,拿出了一套衣服又走进洗手间并给我说妈妈那

套衣服髒东西去不掉了,只有换新的。而且这次又关上了门,在这点我感觉有点

气愤,莫明的气愤,为什么每次都要关洗手间门呢?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

气愤的到底是这样很怪癖习惯呢,还是想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张叔叔就出来了,他告诉我妈妈要准备回公司,正在里面化妆呢。而

且还拿起了E-angels的那个机器人,帮我组装着。

  过了会妈妈就换好衣服化好妆出来了,两个脸蛋红红的很可爱,妈妈好像做

错事的很害羞的样子,只是随便嘱咐了我几句,就和张叔叔出去了。

  张叔叔走的时候摸着我头问我,中午做的饭好吃吗,我回答好吃。他接着又

问那晚饭要不要他给我做,顺便再给我E-Angels的机器人,我当然回答

好,刚才的一切在那一瞬间早已抛之脑后。毕竟我只有8岁。

              (未完)

(三)

  妈妈和张叔叔回来已经很晚了。估计下午妈妈忙坏了,到现在晚饭都没吃。

叫了外卖后,妈妈就关上门收拾东西,张叔叔陪我组装机器人。

  不知怎么的,这次外卖来的很快。刚打完电话不一会,外卖就到了。于是我

们就坐在餐桌旁边吃起晚餐。这次外卖也很特别,好像和中午的饭菜一模一样,

反正看起来都很不错。

  张叔叔还是不停的给我夹菜,他不是已经知道我饭量小,每次都吃的少吗?

突然,一股莫明奇妙的冲动,我飞快的起身对妈妈说我有事,要出去一下,然后

就跑出厨房,随手把门关起来,假装出了门,其实躲进了洗手间。这样妈妈和张

叔叔就看不到我,以为我真的出去了。躲在洗手间的浴缸角边,用帘子努力的掩

盖着我的身体,心跳的很快,期待着什么。

  过了不一会,果然传出妈妈的惊叫声和张叔叔道歉的声音,妈妈边抱怨边走

进洗手间,我看见妈妈秘书装的上衣上有好些菜,看来张叔叔又不小心把菜洒到

妈妈身上。妈妈对着梳妆镜擦着衣服上的污点,张叔叔果然随后紧跟着就到了,

进来后顺手把门又关住了,而且锁了起来。

  妈妈抱怨的瞪了张叔叔一眼:“你干吗?小洁在旁边呢,别乱来。”

  张叔叔没回答,只是突然蹲下用脸摩擦妈妈穿着丝袜的腿。两只手紧紧的怀

抱住妈妈两条腿。

  “干嘛呢,讨厌,松手!”妈妈娇嘀的反抗着,两条腿挣扎着想脱离张叔叔

的怀抱。

  张叔叔的身体被妈妈带动着来回扭动,依然一言不发的张叔叔用舌头胡乱舔

着妈妈穿着丝袜的修长的腿,时而用牙齿在咬。

  “别乱来,现在不行,不要啊!”妈妈声音明显的紧张又娇啼,两只手推让

着张叔叔的头。

  张叔叔并没理会,在继续了几秒后突然一下子起身单手抱住妈妈的腰,用嘴

发疯的找寻妈妈的嘴唇,另一只手伸进妈妈的裙子摩擦着。妈妈被惊的啊了声,

两只手用力想推开张叔叔。两人你推我让的,我的心已经到嗓子眼了,很奇怪的

激动,激动中带着难以言语的感觉。

  “放……手。疯子。现在不可以啊!”妈妈性感的嘴唇躲避张叔叔的舌头,

在空隙中还不停的拒绝着。

  张叔叔见妈妈反抗有点剧烈,就停止了疯狂的行为,只是单手用力的环抱着

妈妈的腰,另一只手继续在妈妈的裙子里摩擦着。妈妈本来就不错的身材现在被

张叔叔怀抱成标准的“S”形!

  妈妈也停止了反抗,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动作,洗手间一下安静好多,这才感

觉到自己的呼吸已经粗的不行,心髒也早已跳的疯狂。在短暂的持续几秒后,张

叔叔突然大声的说衣服上这个污点怎么去不掉啊。

  伴随着这句话同时的行为,我看到的是伸进妈妈裙子里摩擦着的张叔叔的手

用力的撕破了妈妈的丝袜,妈妈显然没预料到,呆了一下子后推了张叔叔一把,

想要逃脱,可张叔叔将妈妈旋转了一下,变成妈妈在前被张叔叔用力搂在怀里的

姿势,同时,张叔叔那只撕破妈妈丝袜的手又伸到妈妈前面,胡乱粗暴的摸着妈

妈的身体。妈妈拼命的扭动着,想逃离张叔叔。

  两人就用力的你推我让,好像一场打斗,只是明显张叔叔的力量方面占有优

势,虽然妈妈努力反抗着,可是身体却还是牢牢掌握在张叔叔手里,被肆意的玩

弄着。

  张叔叔在不停的制服反抗着的妈妈的身体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我的缸子。

  “是不是要小洁听到?!”

  妈妈好像被这句话吓到了,停止了反抗。

  “你知道吗,在你小孩旁边玩弄你让我特别爽,快感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也很舒服吧。”张叔叔虽然恶狠狠的说着这话,可明显对妈妈有更多的疼爱。

  “你个变态,以后不带你来我家了。”妈妈喘着大气,胸脯上下浮动着,可

明显不是太恨张叔叔。

  “好啊,以后我自己来,不要说话了,”张叔叔用舌头舔了舔妈妈的脸蛋,

“好好享受吧!”

  妈妈转脸过来用口接受了张叔叔的舌头,俩人热烈的舌吻着。张叔叔一只手

仍在用力的搂着妈妈的腰,将妈妈的身体弄“S”形,另一只手撕扯着妈妈另一

条腿的丝袜。妈妈两条光滑美丽的白腿的局部已经暴露了出来。

  张叔叔灵巧的用舌头“担”出了妈妈红润的香舌,妈妈的口水顺着嘴角缓慢

的流淌,张叔叔又用嘴将那些口水吸了回去,俩人热烈的舌吻发出声响。

  妈妈喘气的声音已经更不均匀,还时不时的发出闷响。张叔叔边大声的描述

着清洗髒物的经过,边大口舔着妈妈的脸,妈妈美丽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张叔叔

舌头经过的口水印。

  张叔叔又大声了说了一句,同时用手伸进妈妈上衣的纽扣,大力的撕破了了

妈妈的上衣。妈妈显然很不满,用巴掌大力的打了张叔叔几下,发出“啪啪”的

声音,张叔叔鬼笑着,两只手交叉着伸进妈妈破开的上衣里面,捏动着妈妈的胸

部,并用下部顶着妈妈带着妈妈的身体一起旋转。

  我已经血液沸腾了,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我突然被惊醒了。原来做了个

梦!我睁开眼睛,身边放着从洗手间一袋子里找出的破烂了的丝袜,丝袜散发出

淡淡的香味,那应该是妈妈的。

  为了不被发现,我又将一切放好。然后等了会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妈妈在

干吗,什么时候回来。妈妈说等会就回来,我要饿了就自己去冰箱找点吃的。我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问了一句张叔叔会来吗。妈妈停顿了几秒问我你希望他做晚饭

给你吗,我回答当然希望,而且张叔叔还答应给我新的E-angels的机器

人呢。妈妈笑了笑并没回答我的问题,并说等回就回来了。

  我坐在沙发上,继续组装着中午没组装好的张叔叔送给我的E-Angel

s的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