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大香蕉 152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蕩妹妹

淫蕩妹妹

我今年20岁,就读于某私立大学。 虽然并不想这么说,但我的确是一个很淫蕩的女孩。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总是在想着和性有关的事。我喜欢看A片,也喜欢看色情刊物。但我最喜欢的是穿上迷你裙,露出我粉嫩修长的美腿,到街上去接受众人的目光。 因为我长得相当漂亮的关係,所以经常有男人找我搭讪,虽然我是个淫蕩的女孩,但我也不是饥不择食的,至少必须是外表长得不错的男人,我才会考虑和他一起去玩,但一般会向美女搭讪的人,都不能算是很帅,不过都很有自信罢了。 我第一次性经验是在我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当时我就读一间女校。没有男人可以勾引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这样的高中生活更使得我无时无刻地在想着性。在上下学坐公车的时候,经常有人故意吃我豆腐,有时故意撞我的胸部;有时偷摸我的屁股,这些动作我并不觉的恐惧或讨厌,反而觉得很兴奋。 因此有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在校裙底下没有穿内裤就上学去了。其实没有穿内裤的感觉非常好,凉凉的,可以直接跟大自然接触的感觉。由于我的制服是订做的,所以裙子特别短,不穿内裤其实很危险,很容易被别人发现,而我们学校上半身的制服,又是全台北市最薄、最透明衬衫,因此虽然当时得我身材和现在比起来稍嫌稚嫩,但仍然总是路人目光的焦点。 当天坐公车的时候,又有人偷摸我的屁股,但由于没穿内裤的关係,那一支

手只隔着薄薄的校裙触摸着我的臀部,让我比平常更兴奋,我觉得私处好像都已经湿了,不过在公车上他也只是摸摸而已,可能没发现我没有穿内裤,所以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到了学校,我忍不住先到厕所去自慰了一番,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 当天下午放学我没有直接回家,为了享受更多没穿内裤的快感,我到处去乱逛,直到快要没有公车可以坐了,我才依依不捨的回家。从公车站牌到我家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但如果走小巷的话,就可以抄近路,我为了怕晚归而被母亲责备,当天就决定走捷径。 ……不过这个决定让我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强暴了。 他用刀威胁我不许乱叫,然后拿出一条绳子把我的双手绕到后面绑住,并开始揉捏我的胸部,我的乳头受到这样的刺激马上硬起来,而私处也开始湿了,他将手深入我的裙内探索,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穿内裤,他开心的笑了,并亲吻我的嘴,我并没有作太多的抵抗,经过足够的抚摸后,他将早已勃起的性器掏出来,对着我潮湿的私处用力一插,我痛的差点昏过去,并开始挣扎,但由于双手被捆绑,并无法作太多的抵抗,反而使他更兴奋、更激烈地抽插我。 还是第一次的我怎么禁得起他这样粗暴的行为,痛的哇哇叫,我不断地哀求他,他虽然拔出来,但将我的身体背对他以后,又开始继续用背后体位抽插,不过我觉得已经不像刚刚那么痛,就开始享受起来。看着巷子里昏暗的路灯,我在柏油路上被一个陌生男子强暴,开始渐渐地呻吟了起来,那男的可能受不了我淫蕩的叫声,很快就射精了。 「好舒服,竟然上了一个处女。」 他事后看着从我私处留下来的血满足的说,并解开我的绳子,好像不打算抢我的钱或是更进一步伤害我,由于我的上衣并没有被脱掉,他只是把裙子掀开来上我,所以我不用整理衣服,只拿出面纸来把血迹擦一擦以后,就直接跑回家里去了。回家以后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我被人强暴的事。 在那次强暴之后,我更不常穿内裤了,除了经期来的时间以外,不管在外面或是家里;不管穿裙子还是裤子,我大概都没穿内裤,后来我开始使用卫生棉条之后,内裤大概就被尘封在抽屉里了,还好我的内衣裤都是自己洗,并晾在自己房间外的阳台上,所以没有被家人发现,我在家人的眼中只是一个乖巧、功课普通、长得漂亮的女孩子。 随着年龄的成熟,我看起来变得更具吸引力了,即使我的穿着不是很暴露,也很容易使人兴奋,有个向我搭讪的路人曾说:「你很容易让人勃起」。我想可能是因为天生淫蕩的关係,所以一举一动都带着诱人的媚态吧。于是,在第一次被强暴的两三个月后,我又再度被强暴了。 这次是发生在星期天的下午,我穿着白色细肩带的背心,里面没有穿胸罩,外面穿上一件长袖的薄衬衫,下半身则是质料柔软的超短紧身窄裙,脚下是繫带凉鞋,当然,没有穿内裤。我也不太常穿丝袜,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皮肤很好,又白又嫩的双腿不 要用丝袜来修饰;另一方面是因为穿丝袜会使得没穿内裤的快感大打折扣。不过后来我也开始试着穿吊带袜,因为那看起来很好看。 我这样的穿着打扮,加上天生的漂亮脸孔和匀称的身材,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不得不多瞧我几眼,这样让我逐渐兴奋了起来,想要去化妆室解决一下,过去我也经常这样在百货公司的化妆室内自慰,不过这次当我正要关上化妆室内隔间的门时,突然有人把门打开,和我一起挤进来,并把门锁上,而且那竟然是一个男人,当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 住我的嘴并开始脱我的衬衫,他并没有带任何武器,完全用蛮力控制住我的抵抗,他真是一个强壮的大家伙。 他开始将手深入我的双腿之间,想要脱下我的内裤,不过他的手直接碰到了我的私处,并没有摸到什么内裤之类的东西,他看起来好像很讶异,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本来想用内裤塞住你的嘴,你才不会乱叫,没想到你这个淫蕩的女孩竟然没穿内裤,……只好这么办了。」 他用嘴吻住我,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唇内,他的舌头很灵活,不久以后就让我全身无力,也不再抵抗了。 「对……就是这样,只要你乖乖地听话,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不过要是你敢大叫的话,我会让你好看。」我只好点点头。 他将我放在马桶座上,开始脱掉我的背心,将我的乳房裸露出来,我的胸部并没有很大,但很柔软,也非常挺,当乳头变硬突起的时候,整个胸部的曲线很美,相当吸引人。他用他灵活的舌头吸舔着我的乳晕和乳头,我的乳头非常敏感,一被这样刺激马上硬了起来,我轻声地喘息着,并将眼睛闭上,体会从胸部传来的刺激,这时他开始用手在我的大腿间游移,我反射性地将双腿夹紧,他就用力地将我的双腿扳开,将短裙向上拉起到腰部,然后用手指挑逗我的那里。 不久后,我的淫水已经 滥成灾,他索性把手指插入我的阴道,慢慢地抽插玩弄了起来,我被他弄得舒服,不由得呻吟了起来,他看我十分地投入,便用舌头舔我的私处那里,我有点支撑不住,便用手扶住他的头,他进一步用舌头进入我的阴道,那种黏滑的舒畅感让我差点昏过去,就这样他不断用嘴搞我的那里,我也只能淫蕩地呻吟,过了一会儿,我竟然达到了高潮,我的私处流出了大量的液体。 他掏出他的阴茎,要我含住它,我便将那尚未勃起的东西含在嘴里,他抓住我的头,并利用腰部的扭动,将他的阴茎在我的小口中抽送,我感觉到在我口中的阴茎渐渐地变大而且变硬了,到后来竟然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根本无法再继续抽送了,他只好拔出来,这时我才发现,他的东西简直是庞然巨物! 我开始有点害怕而开始抵抗,不过他很快又制伏了我,将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肩上,并将他的东西顶在我的阴道口,可能是因为刚才高潮所流出液体的润滑,再加上我平时经常自慰,所以虽然只是第二次性经验,他那巨物竟然顺利地滑进我的阴道。然后他便开始以有规律的节奏前后抽送,虽然不快但是很有劲,在加上他的阴茎实在很大,所以几乎每一下都顶到我的花心,我被他搞的又痛又有快感,顾不得是在百货公司内就大声淫叫了起来,还好化装室里好像没有人。 这样子大概干了十分钟左右,他让我站起来面对墙壁,上半身向前趴下以手扶住墙壁,然后他分开我的双腿,从背后再一次进入我的身体,我不由自主地扭动臀部及腰部迎合他的攻势,这样使我更加舒服,这一次他是用快速抽插的方式搞我,我竟然以这种姿势被他搞到第二次高潮。 然而他似乎意犹未尽,把我抱在空中,用我的腿环住他的腰,就这样搞起来,他还一边用嘴吸舔我的乳房,弄得我的私处不断流出液体,地上湿了一片,我想这样下去不知道要被他干到什么时候,必须要赶快让他射精才行,于是我不断扭动腰部,发出极为淫蕩的呻吟,再加上一副被搞的受不了的表情,他才用力地快速抽插了十几下,然后拔出来,将一大堆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 「很少有搞得这么舒服的经验,……你还是学生吧,淫蕩妹妹?」他拿着化妆室里的卫生纸,替我擦去脸上的精液。 「嗯,我今年高一。」 「这么年轻,难怪那么紧,不过竟然不是处女了啊……」 「你不会要杀我灭口吧?」 「呵呵,不会的,美女,你没穿内裤又这么淫蕩,我怎么捨得杀你呢,我先走了。」 于是他快速地溜出化妆室,我整理好衣物后,也若无其事地走出来,看看手表,才发现我竟然被他干了一个多小时…… 这就是我的第二次性经验,严格上说起来,并不能算是强暴,因为我也没有作太多的抵抗,但那是因为我个人太淫蕩的关係,如果换做是别人,应该会拚命地挣扎吧。不过要说那样的性经验是「作爱」,实在太说不过去,我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啊,所以我宁可用「强暴」这个字眼。 在那之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被「强暴」一次,而且频率来越来越高,有一天甚至早上被强暴,到了晚上又被不同的人强暴。也有那种强暴过了以后,隔了一段时间再找机会来强暴我的。 但很幸运的是,这些人都干完了就走,既没有抢走我的钱,也没有把性病传染给我,而且我也没有怀孕。当然,我也没有报警,也没有让任何人知道我被强暴的事,大家还是以为我只是一个爱漂亮的高中女生,也理所当然的在婚前还是个处女。但其实我非常的淫蕩,我喜欢陌生人来强暴我,不过我不会主动去诱惑别人,因为那样就没有被强暴的快感了。 我想常常被人强暴,对我来说是一种自我肯定吧,那证明我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女子,让人冒着犯强姦罪被捕的危险,也不能不侵犯我的吸引力。